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吃了條龍 第8章 三拳_速讀小說
◈ 第6章 非賣品

第8章 三拳

柳絮盯着手機屏幕繼而那細微的表情變化落在秦浩眼中,秦浩想想便知道了大概自己所有的信息都一一被這些有着權與勢的人給剝開了,不過秦浩對此並沒有太多的感觸,他依舊微笑着,像一個真正的紳士,他看着柳絮,看不出悲喜,淡淡道:「能給我一個聯繫方式嗎?」

一個高富帥向一個白富美搭訕那是一個佳話,而一個窮小子覬覦千金小姐那就是癩蛤蟆了。

自柳絮那傲人的身材長開來之後,不知有多少人富貴子弟追求她,有多少寧願花費千金只為要她一個聯繫方式,可她至今從未給過一個男人聯繫方式。

「怎麼,你也想泡我?」

泡這個字在夜場這種夜場真是一針見血的字眼,秦浩點了點頭:「這麼說也沒錯。」

柳絮饒有興趣的看着秦浩,繼而將從昂貴的包包里掏出一張名片放在吧台,移到秦浩面前:「你有機會打這個電話一次,記住,僅僅一次,我們兩清了,對了,還有,就你想泡我,還不夠格。」

柳絮站起了身,那凹凸的身材吸引着無數男人,她的一舉一動都像最美麗的風景。

「柳小姐,這就走了?」朱懸迎了前去,笑吟吟的說道。

柳絮沒有理會朱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夜場,在門外保鏢的護衛下坐進一輛定製版的瑪莎拉蒂,揚長而去。

真是一個驕傲的公主啊,秦浩如此想着,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這張名片,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當跨出一步,生活似乎真的改變了。

「小兄弟,一百萬買下你那張名片如何?」朱懸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秦浩的身旁,隨意的口氣吐出的話卻是令秦浩渾身一震!

一百萬,在不中彩票的情況下,以秦浩如今的收入至少得奮鬥二十年。

二十年啊,奮鬥啊,秦浩的心跳瘋狂的跳着,他知道從朱懸口裡說出的話就一定是真的,也就是說此刻只要他將口袋裡的名片遞給朱懸,他就少奮鬥了二十年!

原始資本的積累剎那就可以完成!

秦浩此時口乾舌燥,為了隱藏自己心中的激動,他將酒杯里剩下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後起了身說道:「抱歉,這名片,非賣品。」

看着秦浩離開的背影,朱懸有些不理解,剛剛他分明在這個少年眼中看到了人性中的貪婪,瘋狂,可最後的結果卻出乎意料。

「罷了。今天的事情瞞不過去的,招惹柳絮的男人可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等着吧。」

出了夜場,秦浩就悔青了腸子,裝什麼英雄啊,要什麼尊嚴啊。

一百萬啊!

去死吧!

秦浩回到自己租住的十來平方的小屋,將身上的衣裳有序放在相應的位置,洗了個熱水澡,打開檯燈看了會書,便躺在了床上,結果腦海里全是柳絮這個尤物,這個註定屬於自己的女人!

次日,天氣晴。

盛世金海會議室,當秦浩將老李簽下的支票交到劉總的手上時,全場訝然,老李這百萬的壞賬大家早已經不抱希望了,可誰知道就這樣被平日里不聲不響的秦浩給要了回來?

因此,劉總興高采烈的誇讚了秦浩一通,並且當即命令財務給秦浩一萬現金的提成。

會議上,劉總居然通過了一個方案:不惜一切代價在一個月內要回壞賬!

不惜一切這四個字令秦浩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但終究沒多想,管理層的決定底層的員工服從命令就行了。

秦浩現在手上還有好幾個任務,其中一個是西街那孤女寡母的三萬負債,秦浩是見過那對母女的,窮得都揭不開鍋了,上次秦浩前去那對母女都給自己跪下了,秦浩不算個好人,但也不想就這樣逼人去死,為此秦浩只好又去啃一個硬骨頭,西街的一霸,人稱老賊。

老賊跟呂強一樣專門欺凌弱小,只不過老賊的手法更高明一些,他專門以收店鋪的保護費為生,西街的街坊都怕其三分,要讓他吐出錢來,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秦浩站在麻將店門外,看着裏面那個翹着二郎腿叼着大煙,露着光膀子的老賊,一臉的凶神惡煞,心想這要直接進去要債不被打成一條狗那才怪了。

就在秦浩躊躇之間,兩個臉上紋着龍虎刺青的混混架着一個渾身是傷的十四五歲的男孩進了麻將店,只見男孩傷痕纍纍,鼻青臉腫,唯有一雙眸子如此的不羈,它直視着對面的老賊,吐出呸的一聲將口水吐到了麻將桌上。

一時間,眾人都像看死人一般看着這個男孩,誰不知道,老賊最恨的就是別人搗亂了他的麻將局!上一個如此做的被廢了雙手雙腳,不知丟到了哪個臭水溝里。

老賊看了一眼麻將桌上的口水,將手裡的麻將蓋了下來,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柄刀子,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少年身前,將刀子的利刃抵在少年的左側臉頰:「知道為什麼你會被抓來這嗎?」

少年不答話,面對着閃爍着寒光的刀鋒絲毫不懼,他始終不發一言,但看着老賊的目光卻充滿着輕蔑。

「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校友,就敢挑釁六七個成年人,這份膽識確實過人。」老賊在少年臉上輕輕的划下一道口子,語氣冷漠:「不過,死的最快的就是你這種人!不自量力!」

「我給你一個機會,跟着我混,一輩子衣食無憂,或者,我廢掉你雙手雙腳!」

老賊的語氣冷漠,沒人會懷疑他話的真實性,所有人的焦點都聚集到這個不羈的少年身上,既渴望看到一個寧死不屈的少年,可擔心少年不懂得變通,這大概就是人性的複雜。

少年說:「老賊!」

一句老賊再沒有了迴旋的餘地,老賊目光冷冽,握着刀柄的右手就要動手。

「慢着!」

秦浩終究是開了口,阻止了老賊的行兇,他看着那個少年,似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只不過那時的自己萬萬沒有其勇氣,秦浩不願這樣的少年在沒有成長起來就被毀滅掉了,儘管自己也許並沒有這個能力阻止,但,終究要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