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葉宥安的表妹 第一章_速讀小說
◈ 

第一章

臉。
然後在我提防的目光下同我講起了她與葉宥安的過去。
原來她並非是葉宥安的表妹。
她是葉宥安老師的女兒。
她有一位兄長,名喚許淮之。
許淮之與葉宥安年紀相仿,被選為太子伴讀,自幼和葉宥安一起長大。
大夏軍隊攻破西洲都城之時,為了確保西洲王室血脈得以留存,許太傅將許淮之與葉宥安做了調換。
許淮之死了。
葉宥安在許太傅的安排下逃了出來。
許太傅帶着葉宥安和許清瑤一路來到了大夏。
在大夏,葉宥安隱姓埋名,讀書入仕,這才有了與我之間的諸多糾葛。
我聽得心驚。
許清瑤卻是越說越興奮起來。
她神情癲狂,仿若從地獄爬上來的惡鬼。
我瞧她這副模樣,連忙叫人把安樂抱了下去。
許清瑤對安樂似乎也並沒有興趣。
她只是看着我。
那眼神,就如同野外的餓狼聞見了血味一般。
「所以,永寧,你不要妄想葉宥安會對你有一絲一毫的溫情!
就連你們的孩子,那個身上有大夏一半血統的孩子,他也不會憐惜半分!」
許清瑤的話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
我明白,葉宥安大抵是不會放過我的家人了。
可我還是想賭一把。
就賭,葉宥安對我是有幾分真情的。
我們成婚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葉宥安總是找各種理由不與我同房。
他總是借口公務繁忙。
而我也覺得他肯上進是好事。
每每他在書房處理公務到深夜,我總是會去送上一盅親自燉的湯。
起初,他對我一直是態度淡淡的。
直到有一次夜裡,我去書房瞧見他喝醉了酒。
葉宥安天生一副清冷模樣。
喝醉酒的葉宥安話格外多。
他拉着我絮絮叨叨地說了許多。
原來,那一日是他父母的忌日。
我貴為公主,鮮少有什麼事情是能讓我為難的。
但是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撫慰葉宥安的。
我能做的就只有一遍遍輕拍他的脊背。
從那一天起,我們的關係開始發生了變化。
他對我的態度親近了不少。
他說,在這世間,他只有我一個親人了。
可是血海深仇之下,再怎麼濃墨重彩的愛恨糾葛都是無足輕重的。
我賭輸了。
葉宥安心裏或許真的是有我,有安樂的。
他終究還是來了長樂宮。
他關切的問安樂為何忽然高燒…